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王者资讯

王者荣耀防沉迷被这样破解了,13岁学生因玩王者荣耀被父

            

(原标题:“王者光荣”:难以中断的低龄化“战局”)

6月22日,杭州1名13岁的学生因玩王者光荣被父亲教训后从4楼跳下。此前4月底,有媒体报导称,广州117岁少年狂打手游“王者光荣”40小时,引发脑梗,险些丧命。

在杭州少年跳楼后不久,杭州夏衍中学老师蒋潇潇发文《怼天怼地怼王者光荣》,文章称,“我比很多家长都要痛恨看到孩子们沉迷手机的模样。”蒋潇潇发布的文章在网络上迅速引发反应,很多网友评论认为,太多的年轻人包括小学生都沉迷王者光荣。

据国内媒体报导,小学生玩家占据“王者光荣”用户57%以上。对此数据,腾讯表示否认,称12岁以下玩家约占比3.62%。

此前据国外数据机构统计,《王者光荣》目前已成为全球下载量最大的游戏,1季度收入60亿元,为全球营收最高的游戏。游戏注册用户破2亿,1个皮肤1天就卖了1.5个亿。腾讯2017年1季报则显示,其智能手机游戏收入为129亿元,同比增长57%。

7月2日,腾讯公司发布消息称,将于7月4日以《王者光荣》为试点,率先推出最严防沉迷系统措施,限制未成年人每天登录时长。按新规,12岁以下(含12岁)的未成年人每天限玩1小时。

1、跳楼少年

“怎样不会飞?”

6月22日晚7时许,杭州13岁的学生张林(化名)从住宅4楼的天台跳下,造成双腿严重性骨折。6月29日,在浙江大学附属儿科医院西苑病房里,张父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当时的情形。

当天,张林和父亲在家中吃晚餐,其间,张父教训了他几句少玩“王者光荣”,张林突然从家冲到了天台上,父亲紧跟上楼,“他看了我1眼突然跳了下去。”张父吓得双腿发软,急忙跑到1楼,听见摔伤的张林喃喃自语了1句,“怎样不会飞啊?要知道这么高我就不跳了。”张父事后推测,“估计是学游戏里哪一个角色。”经医院诊断,张林双腿严重性骨折,可能留有后遗症,所幸无生命危险,但几万元高昂的手术费令家庭不堪重负。

半年前,为方便联系,张父给张林配了手机,“平时他在我眼前不玩,但后来每晚我醒来都看到他在玩手机,老师也跟我说孩子白天上课打瞌睡,我才意想到他对游戏很痴迷。”张林的成绩也从班里前1056名急速下滑。虽然张林沉迷手游早有征象,但22日的极端行动还是完全出乎张父意料,“之前也说过他,他就听着,这次不知为什么会这样。”1个细节是,事发前1天,因邻近考试,张父没收了张林的手机。

回想起坠楼1刻时的想法,张林1会儿说随便的,1会儿说在梦游,“大脑1片空白”。

张父早年离异,最近几年独自带着张林从老家贵州到杭州打工。半年前,第3次转学的张林转到现在的学校,急于和新同学玩成1片,看到同学都在玩“王者光荣”也就玩了起来。现如今他喜欢和同学打团战,段位是“黄金IV”,在班里属中等水平。游戏规则很简单,哪1队率先攻破敌方水晶基地便获胜。游戏里,张林和同学们变身驾云的法师“姜子牙”、梦游的辅助“庄周”、醉酒的刺客“李白”等等,在奇异的舞台上对抗、厮杀。

病房里,记者看到张林仍拿着手机在玩。张父提到,儿子刚醒过来,连手术都没做,竟还挂念着王者光荣,问他要手机登录账号,还缠着他要钱买新的游戏设备。张父告知记者,自己讨厌这些游戏,也怪自己平时打工忙,陪伴儿子的时间不多,疏于管束。

网络上,王者光荣又被称为“王者农药”,网友以此调侃那些极度痴迷的玩家,这其中不乏张林这样的未成年人。据极光大数据《王者光荣研究报告》显示,14岁以下的用户占比3.5%,15⑴9岁用户占比22.2%。

新京报记者采访的多位未成年人及其父母均表示,班里1大半的同学都在玩“王者光荣”,不过是花钱与不花钱的区分。在张林口中,班里49人只有4、5个同学不玩,而且多数都充过钱,他曾花300块买皮肤,这在同学看来“太正常了”。1位12岁的男孩面对母亲的指责反戗称,“全国的孩子都在玩。”

其实,不光是小学生,年轻人群体也是这个爆款手机游戏的主要用户群。

2、社交雪球

“国民游戏”每天开8000万场

“这几天所有人必须冲上钻石段位!”作为王者光荣中1个战队的队长,王磊(化名)在游戏中下达着命令:“务必要拿到赛季嘉奖!”

依照王者光荣游戏规则,每隔几个月就会将所有玩家等级清零,系统习惯将这1周期称为“赛季”。玩家则需要在下1赛季里从最底真个段位,重新向最高段位发起冲击。

王磊大学毕业刚两年,现在是杭州1家外贸公司的员工。就在1年前,王磊的生活被王者光荣全面渗透。

他告知记者,自己微信群中出现最多的话题就是朋友相互邀约进行游戏,好友们乐此不疲地在朋友圈里发布着自己的战绩截图。就连朋友集会,彼此的开场白都是询问对方游戏等级。

事实上,正是这类滚雪球的熟人社交推行模式,让王者光荣在诞生不到两年内,从1款普通的手机Moba游戏,发展为如今官方数据公示注册用户超过2亿,日活跃用户5000万,每天开局8000万场的“国民游戏”。

被称为“王者光荣之父”的姚晓光也公然承认,“它已成为1种新的社交方式。”

游戏行业投资人李超骏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称,《王者光荣》的核心实际上是1个5V5的对抗游戏,其每局战役仅需要15至20分钟,这类碎片化文娱方式,加上移动电竞“便携”的特点,不但照顾了传统男性游戏玩家,更吸引了很多女性的兴趣。

极光大数据一样印证了这1说法:如今王者光荣注册用户突破2亿,渗透率到达22.3%。这意味着,每7个人中就有1位《王者光荣》注册用户。而其中女性占比为54.1%;从年龄层来看,15⑴9岁占比22.2%,20至24岁占比27.0%,25至29岁占比25.4%。

多年Moba游戏的深厚经验,让王磊在游戏中如鱼得水,并在短短1个多月内就1跃成为众多好友可望而不可即的“光荣王者”级别。

王磊成为王者光荣1个战队的队长,每次上线,都有4名队员等着他发号施令。而等级高的他,也常常能够带领队员走向1场又1场成功,得到队员的喝彩。

那段时间里,王磊的生活产生颠覆性变化。平时好友不多的他,只要登录游戏,就会收到无数封游戏约请。乃至很多陌生人主动找上门来,以“跪求”“大神”能带其在游戏中“1起飞”。

朋友的追捧、外界的崇拜,让王磊享受起游戏王者光荣给他带来的“光环”。他每天都会不时取出手机登录游戏,带领好友挥斥方遒。

这类“发现有人不听指挥,直接呵斥,对方也不敢还嘴”的光荣让王磊沉迷其中。乃至开始瞧不起现实中的自己,“上班每天被老板训,要是他也玩游戏,肯定被我反复踩!”

在那1瞬间,王磊觉得自己的人生就该如此。

3、重金设备

11岁少年盗刷父亲9000元

6月24日晚11点,参加完西安某小学6年级毕业仪式,满头大汗的成亮(化名)刚走出校门便取出手机,进入了“王者光荣”的世界。成亮目不斜视地盯着手机屏幕,在3V3模式中,他的射手“鲁班7号”和队友“曹操”夹击对方的“牛魔”,1阵厮杀,“牛魔”的血条终究见底倒下。“拿下人头”,成亮小声说。

“抢人头”、“收割残血”、“杀死敌人”等等这些听上去有些瘆人的短语是王者光荣玩家们最经常使用的术语。

提到游戏,成亮在不熟习的人眼前话很少,但回想起自己的最强战绩“10连胜”,他会露出浅浅的微笑,采访中他几次提到,“觉得特别不可思议。”获胜后,低调的他也忍不住把截图发到朋友圈里夸耀了1番,同学们纷纭给他点赞。

成亮告知记者,“王者光荣”最吸引他的是对战性。采取组团作战方式的“王者光荣”,对成亮这样的玩家来讲也是社交工具,他们喜欢在微信或QQ上分享战绩,约请好友加入战队。成亮自己的账号被封后,还会无偿帮同学打升级,他在班上成了受欢迎的人。

成亮这1局已邻近尾声,“鲁班7号”冲到对方水晶基地,几秒内实现了1次“3连杀”,又过了几秒,屏幕上显示出了“成功”两个黄色的大字。

在成功之下,有金钱的影子隐现。从几千到几万,1些小玩家乐此不疲地投重金购买设备、参与夺宝,以弥补操作的不足,或只为看起来“炫酷”1点。

去年4月至8月期间,时年11岁的成亮为购买“王者光荣”和“穿越火线”两款游戏中的设备和英雄,盗刷了父亲银行卡内6778元,其父发现后拜托律师赵良善将腾讯公司告上法庭,现已要回款项,成亮的账号也因此被封10年。

不过,这对成亮影响不大,虽然自己的账号被腾讯封了,但每天他仍会用同学的号过过瘾。

西安11岁的童童(化名)也曾于去年10月盗刷父亲银行卡9千多元买设备,受访时他承认,知道自己花了多少钱,从同学处得知盗刷的方法后直接就把卡里的钱花光了,“没有犹豫,就是想要好的设备,想赢。”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赵良善表示,我国《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第210条规定,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企业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务。但“王者光荣”、“穿越火线”等手游均设有虚拟货币交易,需要用户用货币购买钻石或点券,而且未根据人群制定警示说明,并且游戏公司未实行任何审核程序,致使未成年人可轻而易举登录并进行交易,给很多家庭造成了财产损失。

代理过量起未成年人手游纠纷案的赵良善说,举证难是此类纠纷的1个问题,部份家长因没法证明游戏中消费主体是未成年人而放弃追讨。

4、暴利皮肤

1款皮肤上线1天卖1.5亿

除“10连胜”的战绩,另外一件令成亮自豪的事就是他曾集齐了当时几近所有英雄和30多款皮肤,包括极稀有的“武则天”,这些自然离不开父亲银行卡的“帮助”。对成亮来讲,好的英雄和皮肤能在1定程度上弥补他操作的不足。

游戏中,多数英雄和皮肤可通过金币或点券直接购买,明码标价;但“武则天”这类更高级别的稀有产品,只能通过点券夺宝抽到光荣水晶后兑换。

玩家向系统购买点券,按现在的价格,60点券(相当于6块钱)夺宝1次,270点券夺宝5次。点击夺宝按钮,各种英雄或设备飞速转动,停下的地方就代表抽到的东西。

玩家每抽1次便累计1个荣幸值,荣幸值越高抽到水晶的概率也就越大。成亮回想,他大概在荣幸值到达300时抽中了光荣水晶,兑换到了武则天。据此推算,成亮在这个英雄上花费了上千元。

北京27岁的研究生李欣(化名)回想自己夺宝时的情形称,“攥着拳头,眼睛1秒都不想挪开屏幕”,她称自己很“荣幸”,运气值接近200的时候就抽到了光荣水晶,“感觉真是赚到了!”

网络上,更多的玩家仍在1边充钱1边抱怨,“已抽了130的荣幸值了,还是没得到水晶,纯洁坑钱”,他们常常只得到1些便宜的铭文,水晶仍摆在商城里,闪耀着粉红色诱人的光,引玩家前赴后继。成亮成了班上“唯1具有武则天的人”。他回想,在5V5团战中,人气颇高的“武则天”威力很大,队友都说他“666”(利害)。

据国外数据机构统计,《王者光荣》目前已成为全球下载量最大的游戏,1季度收入60亿元。刚上线的赵云皮肤1天就卖了1.5亿。

近日,因怒发《怼天怼地怼王者光荣》1文引发关注的杭州夏衍中学老师蒋潇潇提到过1个场景,“前两天,我在小区里听见3个小学生聊天,1名男生用少年宫的30个嘉奖卡换王者光荣果冻卡贴,用荣誉去换这个本钱仅几元的东西……游戏崇拜已到了很严重的地步!”

5、不能中断

玩家挂机次数多会被封号

自2011年“英雄同盟”(简称LOL)在中国内地运营以来,玩家群体低龄化现象逐步显现。被称为手机版LOL的“王者光荣”,相较于前者更容易上手,吸引了更多低龄人群加入。

据报导,“王者光荣”已成为全球收入最高的游戏。这背后,王者光荣的1系列游戏设计吸引了众多玩家,特别是低龄化玩家。

电竞业内人士陈炜翊分析,“王者光荣”类MOBA游戏容易让人沉迷包括几个缘由:团队对抗模式和游戏设计师的优化消除“挫折防沉迷”,在多人项目中,如果玩家失败,可以甩锅在队友身上,对自己的自尊打击较小。

另外,与传统竞技体育相比,电竞的“天梯系统”,随时可以找到水平相当的对手和队友,下降取得竞技快感的门坎;另外,即时的数据反馈和完善的个人资料积累,容易令玩家取得“成绩感”。

对多数低龄玩家而言,很多人没有那末多耐心去研究1款大游戏,他们多是同时玩着几款,越快餐化的游戏越对他们胃口。

有资深玩家向记者主动提及对游戏设计的不满,小李说,她的水平算中等,1局20到30分钟,时间偏长。小李谈到,1局开始必须全神贯注,两只手都被占,有急事也顾不上处理,不但是由于想赢,如果挂机会被骂惨被举报,次数多了乃至会被封号。

媒体曾曝出因打断孩子玩手游,母亲遭孩子连续飞踹等极端案例,孩子此举更被疑有模仿游戏情节的可能;1些受访家长也提到,1旦游戏开打,孩子吃饭时也抱着手机不肯放,网卡时心情急躁,输了还会跟父母大吵。

北京5年级的韦晓(化名)也曾是战队主力,不过在打到铂金段位后他主动卸载了游戏。“就是打来打去,久了也没意思,里面的英雄也很扯,孙悟空根本不是那个模样,还有庄周,庄周可是庄子啊。”韦晓对1旁正在开战的同学说,“只有低年级才玩王者光荣。”

6、防沉迷

腾讯推“最严”防沉迷系统被指有漏洞

7月2日,腾讯发布消息称,将于4日以《王者光荣》为试点,率先推出最严防沉迷系统措施,限制未成年人每天登录时长。按新规,12岁以下(含12岁)的未成年人每天限玩1小时,并计划晚上9时以后制止登录功能;12岁以上未成年人每天限玩2小时。超越时间的玩家将被游戏强迫下线。

6月以来,腾讯以“王者光荣”为试点,上线了“健康游戏系统”,将基于游戏“累计时长”或“单次时长”对所有玩家进行相应提示、下线等操作。

腾讯方面表示,《王者光荣》将陆续增加“未成年人消费限额”功能,限制未成年人的非理性消费。不过有网友质疑称,腾讯如何知道某个用户低于12岁?

此前2月,腾讯推出“腾讯游戏成长守护平台”。平台主要服务功能包括:实名认证并绑定未成年人游戏账号、子女登录游戏及消费实时提示、消费额度设置、游戏登录时段设置和1键制止游戏等。

不过,这些平台仍存有1些漏洞,最明显的1个问题就是,家长只能监管未成年用户的1个微信/QQ号,1些受访学生称如果游戏账号被家长参与,会再申请其他小号。对“实名注册与防沉迷系统”,很多玩家表示,可通过切换不同账号来登录游戏,避开防沉迷系统,且网络上有大量身份证信息,未成年玩家可轻易“假装”成成人玩家。赵良善结合自己代理过的多起案件表示,绝大多数游戏对未成年人无任何门坎,其可随便登录。

腾讯方面曾表示,未经实名注册的用户,5月后将没法进入游戏。但记者近日尝试用未经实名认证的邮箱注册QQ后,仍顺利进入“王者光荣”游戏。

赵良善建议,游戏企业应要求用户使用有效身份证件进行实名注册,同时采取“人脸辨认”等技术,要求用户上传真实照片进行比对,进1步核实身份。在进行银行卡绑定消费时,应对实名注册信息和银行卡办卡信息进行核对,两相1致才可进行虚拟货币交易。另外,游戏公司不得为用游客模式登录的用户提供充值服务。

对此,腾讯方面表示,会关注和研究所有新的技术形态,包括“人脸辨认”,也是未来可能会广泛利用的技术趋势之1。但从目前来看,全球互联网行业均未将该技术进行大范围普及。